西堤网

当前位置:西堤网>社会>文章内容

故事:小舅子杀人入狱后,丈夫果断和扶弟魔妻子离婚(下)

字体大小:【 | |

2019-12-02 10:17:51

姐夫因谋杀入狱后,他的丈夫坚决与姐夫的妻子离婚

一个小脑袋探出门外,问道:“你在找谁?”

在他面前是一个大约四岁的小男孩。他的大眼睛又黑又亮,像玛瑙一样,闪闪发光,没有任何杂质。

余海堂蹲下身子,轻声问道:“小朋友,你好,这是邓新家吗?”

"邓新古是我的父亲."

正如余海堂所料。

门突然大开了,小男孩摇摇晃晃地倒在开门人的怀里。

“你在找谁?”门被一个头发蓬乱、眼睑下垂、没有精神的年轻女人打开,仿佛她没有醒来,仿佛她已经很久没有睡觉了。

"你好,你是邓新古先生的情人吗?"余海棠这样想,便轻松地问了出来。

“你是谁?”

“你好,我是,我是,”余海棠犹豫了一下,还是报名了,“我是余海棠,余海华是我哥哥,我来……”

话还没说完,余海棠就被对面的女人拉了上来,混乱不堪,不知有多少人加入了战斗。

诅咒,哭泣,耳边的声音。

左拳,右脚,移向肉。

“你怎么敢来!”

“把我的儿子还给我!”

“妈妈,奶奶,打架不好,小超害怕害怕,爷爷,爷爷,你过来抱抱他们……”

……

“嗯,闹够了!吓到孩子了!”随着一声低喝,战斗结束了。

余海棠双手抱头蹲在角落里。他花了很长时间才康复。以她的身材,她不敢反击,但她带着一个目的来了,激怒了他们,甚至那渺茫的希望也不复存在。但事实是,她的外表激怒了他们,希望从未存在过。

余海棠靠着墙荡了起来,抬头向房间里望去。

客厅的沙发上,两个老人并排坐着,邓新家的爸爸和妈妈。那人看着前方,他的眼睛似乎蒙上了一层雾,很深但没有焦距。他把小男孩抱在怀里,拍了拍他。男孩抽动着,不时轻声哭泣。这位妇女低着头拿着一张黑白照片。她不时用手揉揉眼睛。眼睛肿得像核桃一样。

餐桌上有一个刚刚开门的年轻女子。这时,她的胳膊肘交叉在胸前,愤怒的目光投向门口的人。

阳台上的窗帘拉上了,整个房间笼罩在黑暗之中。黑暗中,浓雾正在升起。它包围着房间里的每个人,以他们的悲伤为食。它变得越来越强大,所以它无处不在。

眼前的景象给海棠带来的震惊让海棠羞愧不已。她认为她的家庭被彻底颠覆了。她想不惜一切代价挽救它,但她不知道另一个家庭正因为失去一个人而面临毁灭。她有什么资格让受害者通过刽子手?余海棠深深鞠了一躬。这时,除了道歉,她还能做什么?她害怕请求原谅。

余海棠正要离开时突然停下了脚步。

“你不是来道歉的,对吗?”年轻的女人说,“告诉我,你要为你哥哥的生命付多少钱?”

“我……”余海棠没想到她会这么说,无言以对。

“郝杰,你闭嘴!”邓新谷的母亲从沙发上站起来,咬牙切齿地说:“没有办法杀人或花钱!”他把余海棠推出去,然后砰的一声关上门。

房间里爆发出争吵的声音,仿佛那是另一个世界。

“千千的钱,你掉进钱的眼睛里了吗?”

“没有钱怎么生活?一旦你的儿子放弃了,给我留下了烂摊子,我不想要一个儿子吗?”

“工人们!我儿子是怎么嫁给你的?要不是你对虚荣和失败的贪婪,新谷怎么会在半夜开黑车……”

“够了,够了,噪音!”

“哎哟……”

……

余海棠仰望天空,渴望阳光。就像一辈子以前一样。灰尘仍在风中飞舞。她抬起手背,擦去嘴角的血迹。

说到底,谁也改变不了。

如果你做错了什么,你必须付出代价。余海华失去了他余生的自由,从此陷入黑暗之中。他的生命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通过酒吧,我们又和家人见面了。铁窗里面的人充满了悔恨,而铁窗外面的人充满了泪水。

这一次,平海也来了。她说,毕竟是她哥哥。她有怨恨和仇恨,但他们是在同一天携手来到这个世界的。那时,没有对与错,没有善与恶。

海华像小学生一样笔直地坐着听课。他看上去又瘦又瘦,傲慢的力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冷漠,绝望之后的冷漠。

刘志儿哭了半天。酒吧里的人只是静静地听着,既不悲伤也不快乐,也不说话。

在整个过程中,海华只淡淡地说了四个字,直到最后,而这四个字直接让吴六枝哭了,昏了过去。

他说,“妈妈,我恨你。”

从前,他欺负他妹妹,她保护他。她父亲给了他一个教训,她守护着他。当他和别人打架时,她为他辩护。他欺负孩子,他们的父母来找他。她保护了他。他偷了一只鸡,摸了一只狗,然后被追赶和殴打。她守护着他...

在他母亲的位置上,他想要风得风,雨得雨。他从未错过,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这一次,他知道自己错了,但他没有机会改正。

还有吴六枝,当他在疯狂和愚蠢中最终用光了石油时,是谁造成了他的生命损失?在家族姐妹中,又去哪里?

那天回到家,平海突然说:“姐姐,我得走了。”

“姐”的一声震惊和感动了余海棠。与此同时,他感到困惑。他不明白这个女孩在做什么。她从未为人所知。

“走吧?去哪里?”

“去内蒙古。”

“走得这么远?多少天了?出去找乐子,你有足够的钱……”

“姐,姐!”平海强行打断他,“我说我去那里是为了工作,不是为了玩。”

“为什么,为什么?”余海棠继续震惊。

“公司已经在内蒙古设立了项目部……”

“我会告诉你的公司,我们不必走那么远。换工作是件大事!”

“你还不明白吗?如果我不想去,没人能强迫我,我想去!”

为什么?余海婷不明白为什么她能和家人在一起却坚持要分开,但有一次她想和她在一起却不能。

“姐姐,”平海搂着姐姐的脖子,在她耳边轻声说道,“谢谢你。谢谢你一视同仁地爱我,给我上大学,给我找工作,在我沮丧的时候不放弃我,谢谢……”

那天,平海说了很多话,比海棠以前听她说过的还要多。

她说她宁愿小时候就被送走,这样就不会有那么多痛苦。如果余海婷小时候被遗弃了,她也是被遗弃的,但她被遗弃的是她的心。她从来没有比她弟弟好过,也不能和他竞争。就因为她是个女孩,她没用,浪费食物,不值得上学,甚至不值得生活...

她恨她的弟弟多年,相信他的父母会因为他的存在而这样对待她。她敏感,自卑,完全否认自己,直到她极度沮丧,无法自拔...

其他人说她漠不关心,但事实上她只是想看看如果她视而不见是否会如此痛苦。

她想逃离这里,逃离这个家庭,用一种新的生活来治愈由出身家庭给她带来的痛苦。

平海离开了。她说她可能不会回来,或者她可能会回来,一切都不为人知,但充满期待。

“逃避”这个词最近一直不时出现在海棠的脑海里,这是她以前从未想过的。她不会逃跑,就像奴隶不会反抗一样。经过长时间的压迫,他们会习惯的。

余海棠静静地坐着等待天亮,太阳慢慢从东方升起。对一些人来说,这是一个新的开始,比如平海。对有些人来说,这是昨天的延续,比如她。

自从那天见到海华后,吴六枝就一直受到刺激,而且不时会精神失常。

有时她会整天坐在门口,等待她期待的人回来。有时候他们疯了,看到她的儿子就在街上大喊大叫。

当然,有时候我很清醒。

这一天,当吴六枝醒来时,他突然提出要去看望邓新古的家人,但他无法阻止。

在邓家门口,母亲和女儿不受欢迎,根本不允许进入。

外面,吴六枝流着鼻涕和眼泪哭了。在门口,邓家的老两口肝肠寸断。伤口没有结痂,不能流血。

余海堂设法说服他妈妈离开了。当他下楼的时候,他遇到了邓新家的儿媳妇郝杰,她刚刚结束旅行回来。

郝杰认出了余海堂。他勃然大怒,专注地看着。他旁边的人是老熟人。

"你是中央学校的吴老师吗?"郝杰问道。

“邓太太,你好,我妈妈是中央学校的小学老师,但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你是她带走的学生吗?”

"难怪凶手的儿子会被教导!"

“邓太太!你……”余海棠生气了,刚想理论,吴六枝听到“凶手”这个词又受了刺激,发疯似的跑开了,余海棠只好追。

郝杰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冷笑一声,然后回家了。

20多年前,吴六枝是中央学校的小学老师,郝杰是她带走的三年级学生。

学校举办了一个儿童晚会,想从学生中挑选几个小主人。热爱唱歌和跳舞的郝杰自愿去找班主任吴老师报名。

"老师,我想报名成为晚会的主持人,可以吗?"孩子们的声音不成熟,他们看着老师的眼神充满期待。

“嗯,我明白了。”老师没有抬头,只是在批改作业时漫不经心地同意了。

“老师,你认为我能赢吗?”

"……"

"我能唱很多歌,我能给老师唱歌吗?"

“好吧!你能安静一会儿吗?”老师抬头瞪着面前的学生。“看看你。你们都又脏又乱。你父母没有给你买新衣服吗?这也可以是主人吗?”

小女孩的眼里充满了泪水。那一刻,她知道只有穿上漂亮衣服的老师才会喜欢它并成为主人。这个想法在她心中扎下了根。她长大后,穿得非常漂亮,还穿着昂贵的衣服。她嫁给了一个公务员丈夫,也穿着漂亮的衣服。她觉得自己真的成了生活的主人。

吴六枝从来没有想到他漫不经心的话会对孩子的生活产生如此深远的影响。

那天,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并且不允许在计划生育下生第二个孩子。如果她想要这个孩子,她会丢掉工作,躲一段时间。如果她不想要这个孩子,如果是个男孩呢?第一个孩子是个女孩,她的婆婆不给她一点面子。如果这一次她是一个儿子,她在丈夫家庭中的地位有所提高,她会为自己感到高兴,因为她已经接受了生男孩比生女孩好的想法。

她是如此的纠结和激动,以至于当一个学生在她周围喋喋不休的时候,她只想让她闭嘴。

她仍然决定要孩子,所以出乎意料的是,她丢了工作,再也没有见到那个告诉她想再次成为主人的女孩。后来孩子出生了,一对双胞胎。后来,生活迫使她把大女儿交给家人。

附言

余海棠和张明没有离婚,因为余海棠怀孕了。

这一天,余海堂去医院体检。在等待的时候,他遇到了一对夫妇。

只听男人说:"你争论一点,这是第三个孩子,不能再是女孩了,我们母亲的心哪能承受这种巨大的悲伤和快乐。"

女人说,“你说我在为呼吸新鲜空气而战是什么意思?我能决定生男孩和女孩吗?大不了继续生呗,只要你有钱养,我已经生了,绝对给你生个儿子……”

有些想法不知道它们来自哪里,但它们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科学技术在发展,社会在进步。然而,这些想法并没有消失。有些人侥幸逃脱了。有些人被困在里面。有多少人能活下来?

余海棠摸了摸她的肚子。她希望她的孩子出生在一个崭新的时代。(作品名称:山雨原创车轮。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

澳门美高梅 pt老虎机 秒速飞艇投注平台

上一篇: 画质为核心,智慧来加分 创维 S81体验 下一篇: 凤凰以南,比凤凰更有韵味!这座城市竟然藏着这么多古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