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堤网

当前位置:西堤网>旅游>文章内容

欢迎使用手机版本,为什么很多牙科医生都在反对牙齿“美容冠”?

字体大小:【 | |

2020-01-09 19:13:13

欢迎使用手机版本,为什么很多牙科医生都在反对牙齿“美容冠”?

欢迎使用手机版本,本文专家:徐勇刚,孝感市中心医院口腔科副主任医师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每年有上千万颗烤瓷牙被戴入患者口中,市场额保守估计约数百亿元。当前,中国的缺牙患者,只要走进牙科,经过来回几次折腾,大概率是要戴几颗烤瓷牙出来的。

烤瓷修复的方式,如果说它不合规,那是冤枉,口腔医学教材上都有全面系列教学,对特殊的适应征,它也有很好的保护作用。但如果说它很好,那也不确切,因为一些不规范的使用问题,在一些患者身上,它的的弊端就日益显现。

那烤瓷牙对于口腔健康,扮演着什么角色?本文将以专业的视角,循证的理念,科普的态度,无偏无倚地把烤瓷牙的前世今生扒拉一下。

很多牙科医生都在反对牙齿「美容冠」

2013 年,同济大学口腔医院修复科副主任医师刘伟才曾经联合多位牙医,在网上发起「拒绝美容冠手术」的宣传。他在接受新华社的采访时,向公众说出了一个惊人的事实:

「美容冠」是整形美容医院的「发明」。牙科专业上根本就没有这个名词。①

如果我们认真翻看一下资料,就会发现,站出来实名反对的医生,远远不止这一位。

毕业于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的口腔正畸学博士王希昱,在果壳网发表过关于「美容冠」的科普:

翻看国内外的牙科教材和正规牙科医疗机构的网站,是不会发现「美容牙」、「美容冠」之类的字眼的。

「美容冠」其实是由商家杜撰出来的营销概念,以噱头吸引想要快速改善牙齿颜色、形状或者排列的患者群,实则通过大量磨除健康的牙体组织,带上烤瓷冠或全瓷冠强行改变牙冠的方向和位置,以达到所谓「排齐」的效果。②

微博 id @葉子张野、@天津牙医吕春阳 等多位活跃在微博的牙科医生,对此的评价更是尖锐:

@天津牙医吕春阳:美容冠对病人的远期伤害极大,有没事的,但很多病人一旦发生问题会痛苦不已,有的终生痛苦,再次治疗会很麻烦,悔之晚矣。正规的有良知的牙医是不会给病人做美容冠的。

@葉子张野:求大家骂醒想「自杀」的人。(微博附图为为改善「牙齿不齐」问题,想做美容冠改善牙齿外观的病人)

要说「美容冠」是什么,就先要解释烤瓷牙。烤瓷牙这个技术,是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进入中国口腔医学领域的。

要做烤瓷牙,是将原来自己长的牙齿截断磨小,再用烤出来的瓷冠,也就是假牙,套在磨小的牙齿上。改变原来牙齿的大小和形状,最终达到牙齿整齐、洁白的目的。而这个烤出来的新「牙冠」,由加工厂制作,依材质不同可有金属烤瓷牙、全瓷牙之分。

这种弥补了银汞合金,塑料桩冠,活动义齿等等传统修复方式的美学或便利上的缺陷,渐渐获得中国牙医的头号青睐。但是,因为对牙齿有不可逆的磨切的治疗,专业医生们都会严格地筛选病例和把握适应证。

根管治疗以后的冠修复,是烤瓷牙的最佳适应证(部分病例也可行嵌体修复),综合考量利大于弊。

所谓「牙痛惨过大病」,因为早年口腔健康的科普宣传没有得到充分的普及,因此牙髓炎,根尖周炎在成年人中并不少见,而处理这种问题的最佳方法,就是根管治疗。

根管治疗是国际公认现代牙科最基础的治疗方法,但它有个问题,就是治疗后牙齿由于失去牙髓营养供应,脆性增大,抗折裂能力差,极易因咀嚼而崩裂。烤瓷牙这时就会给这样的牙齿一个很好的保护。

此外,对于前牙折断露髓的患者进行根管治疗后再行桩冠修复也是一个非常正的适应证。

作为一种牙齿美容的方式,「美容冠」早年曾经在演艺圈非常流行。虽然它本质上就是烤瓷牙,但却有了自己的「进化」。

因为烤瓷牙是一项相对昂贵的治疗手段,一些别有用心的美容机构和所谓的“牙科医生”,对烤瓷牙进行了「发展」,发明了「美容冠」的概念。之所以叫「美容冠」,是因为商家为了扩大市场,增加营收,开始贩卖他们「美容冠能迅速改善牙齿不齐」的概念。

所以烤瓷牙是一种技术手段,但贩卖作为「美容」效果,宣称能改善牙齿不整齐的问题,用作正畸矫形的替代,没错,效果是极其迅速,但后果却极其严重。

进行「美容冠」操作,是先将口腔中错乱的牙齿打磨变小,有时甚至只剩不到 1/3,然后在被打磨的牙齿外面套上一排人工生产的、非常整齐且洁白的假牙。这样的假牙全都连接在一起,不能单独取下,只要其中一颗牙齿的牙髓受到打磨时的损坏,就需要全口拆除,并重新安装。

这也是牙科医生们对此深恶痛绝的原因,患者的问题原来可以有更好更安全的解决方案(正畸),但为了「赚快钱」向患者推销「美容冠」,由此造成不可逆的严重损伤,是对患者安全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

在早年没有得到广泛宣传的时候,「美容冠」的概念,也一度吸引过刘涛等一众明星尝试。

但直到 2016 年,刘涛作为首个以「受害者」的身份站出来的明星,她用亲身经历实名告诫公众远离「美容冠」这种治疗方式。

在烤瓷牙的操作中,有一种特殊的修复方式,对缺牙患者有很好的吸引力,它叫烤瓷桥。

烤瓷桥曾经热到什么程度,宋丹丹在1999年春晚就那句「准备把俩门牙装上,装个好的,烤瓷的」,鉴于春晚的影响力,这相当于给全国人民普及了一个概念:镶牙就镶烤瓷牙,又高级又时尚。

△ 缺牙患者因为美观问题,确实对各种牙齿美容接受程度极高。

那么,这种烤瓷牙是怎么个镶法呢?简单而言,就是把缺牙区两侧的正常牙磨小些,形成桥基,再套上牙冠和桥体连为一体的烤瓷桥修复体。

再简单说,缺一颗牙就要磨两颗好牙,戴三颗牙进行修复。下图仅作示例:

△ 图片说明:上排是缺牙和磨牙示意,可见中间缺少一颗牙齿,但两旁两颗好牙都被磨去了大部分。下排是烤好连在一起的烤瓷桥,左右两颗有凹槽,为了匹配磨掉的两颗牙齿,中间一颗没有凹槽,直接顶在牙龈上。

烤瓷桥在口腔医学上属于固定义齿(固定桥)的一种,它相对于传统的活动义齿修复有非常显著的优势,比如,便利性好,不用每天摘戴,色泽佳且稳定不变色,没有异物感,咀嚼功能强等等。

但是,它同时也有显著的缺点,即正常牙被磨小后潜在的急性或慢性牙髓刺激症状,并不完全可控的长期并发症,牙髓源感染和根尖周病变造成后期处理的难度,一旦出问题就累及三颗牙的尴尬境地,拆冠或拔牙后继续磨更多的牙做更长的桥形成恶性循环。

烤瓷桥,虽然也有完好使用 15 年甚至 20 年以上的病例,但并不常见,这种镶牙方式是建立在对天然牙最宝贵的釉质和牙本质的破坏基础之上,任何一位牙医,就算严格按教科书规范进行磨牙,也根本无法预料什么时候就牙髓炎了,什么时候就牙龈瘘管了(流脓),什么时间就得拆除了。

另外,烤瓷桥中的极品——「长江大桥」现象。

所谓「长江大桥」,即利用幸存不多的天然牙去承担联排多颗烤瓷牙的咬合力,与普通烤瓷桥不同,其本质是一种违反口腔生物力学原理的设计。它是普遍存在于中国各城市各基层牙科的不规范现象,其最常见的结果是全口牙报废。

作为一个临床口腔医师,经常看到很多患者在基层医院做,两三年后无奈地跑到上级医院拆除,其对口腔健康的不可逆影响令人痛心不已。

对烤瓷桥,我们应保持理性看待,医学是不断向前发展的,十年前甚至七八年前,中国从事口腔修复的牙医,基本上都做过烤瓷桥。

我自己也不例外。

早年,烤瓷桥是固定修复唯一的选择,自然也就成为主流修复方式,而随着时间,烤瓷桥的问题渐渐显现,口腔大夫们也是在多年的临床观察中有了更多体会,口腔医学教材的方向也在更新。

那么,除了烤瓷桥,就没有更好的修复方式吗?有。那就是种植牙!

种植牙在近十年以来因其技术成熟稳定已经被口腔医学界公认应作为常规缺牙的首选修复方案,成为继乳牙,恒牙过后的「人类第三副牙齿」,并且已经在多数公立医院和牙科诊所相继开展。

种植牙原理是通过手术方式在缺牙区牙槽骨植入人工牙根(纯钛),待其与牙槽骨融合后在上部接牙冠(也是烤瓷冠)进行修复,对相邻的天然牙不造成伤害。

△ 视频:烤瓷桥和种植牙的直观区别

那既然种植牙这么好,是什么限制了其临床普及的速度呢?

一是技术敏感性高,烤瓷桥对牙医的最低要求只需把牙磨小,较高要求是磨得规范,但总体要求并不高,而种植牙的技术准入标准和心脏支架置入术一样严格,需要医师完善的理论支撑和序列的手术操作实践,种植医师在牙科市场上是无庸质疑的香饽饽。

第二个硬伤是价格昂贵,每单颗种植牙收费在几千至几万元之间,而且不在医保报销范畴,各城市对种植牙普及有时间先后的差异,与各地居民的收入水平呈正相关。

高昂的价格令相当一部分缺牙患者犹豫,既不愿戴极不美观舒适的活动义齿,又不想做烤瓷桥损伤正常牙,种植牙又贵,更不能缺牙,在无法选择的情况下,多数仍然会回到烤瓷桥上,所以,在中国现阶段,烤瓷桥仍然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占据缺牙修复的半壁江山。

改善这一切的方法,就是医患沟通中的知情告知!

当前依然有这样的现象存在:非种植医师,尤其是基层口腔医师,可能会尽量夸张种植牙的手术风险和疼痛反应(其实和拔牙差不多),将烤瓷桥的伤害轻描淡写,用一种并非客观的导向留下患者(否则可能转诊失去客户)而促成自己的一单烤瓷桥生意,误导了一部分经济条件尚可,有较高健康需求的患者作出了对其并不合理的选择(极少数骨质条件奇差不宜种植的患者则无可厚非)。

也就是说,表面上看,给了患者知情权和选择权,实质上,这种知情权却“夹带私货”。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对口腔健康的长久规划与需求,对各种口腔修复的方式及优缺点有必要也有权利充分获取与权衡。当然,我们应该在充分告知烤瓷桥的种种弊端的同时,也应该客观告知种植牙的缺点,包括种植周期较长,种植手术风险,以及对患者牙槽骨条件及全身健康的评估等等。

而随着牙种植学科的的发展和种植医师对技术的熟练程度,总体趋势是,种植牙有越来越宽的适应症和较相对的禁忌症。

患者的最终选择应该建立在充分权衡风险与收益,对长期效果及并发症的全面知悉之基础上,在经济,生理,心理各方面理智需求,才能获得适合自身的缺牙修复方式。

本文编辑:鲁洋

审稿主任:杨小明

本文作者为@魔术牙医徐勇刚,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参考资料:

①2013年6月新华社《牙科专家揭开“美容冠”手术黑幕》(记者鲍晓菁)②果壳网《让刘涛崩溃的牙齿,背后隐藏着怎样的痛苦?》(作者王希昱)

北京快3

上一篇: 深圳港货物办单将迈入无纸化时代 下一篇: 壹基金在信宜建80万元多功能运动场,坐落8所乡镇灾区学校